权健从业者家属自述卧底见闻:产品为噱头,拉人发展下线

   12月25日中午,丁香医生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篇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将权健公司推上风口浪尖。12月26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个聚集了全国各地“权属”(自称权健从业者家属的简称)的QQ群里,气氛异常“热烈”。     群里不断有人组织声援丁香医生,也有人将自己作为权属的经历分享出来,其为了阻止家人再次加入权健甚至以喝安眠药威胁。与此同时,不断地有人加入群里,声称要“打倒权健”。     “对他们来说,万般皆下品,唯有权健高。权健就是救人的菩萨。”26日上午,一位自称“权属”的、来自湖北的王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王先生的妻子于去年5月份通过同事加入了权健,在权健经历了近一年的时间,王先生感觉妻子的行为越发怪异。     “她一开始跟我说要调养身体,我没有做过多的了解,所以没有反对她。后来她开始有点不对劲,不仅辞了职,白天不在家,晚上就是打电话,还说这就是她的工作。后来,她甚至不愿意回家,说时间不够用,24小时在外面。天天开会,每个月还要去江苏开大会。她交了7500元的入门费没有和我说,还开始买衣服,显示出赚了钱的样子,实际上她并没有赚钱。”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     此外,王先生说,对于妻子的怪异行为,权健方面也打了“预防针”。“权健提前交代了做这个事情可能会受到来自家里的阻碍,告诉她要先瞒着家里,等赚了大钱,家庭地位提高了,就可以公开了。”     王先生认为,如此发展下去对家庭、对个人来说都是不利的,家庭矛盾也逐渐增多。为救妻子,王先生决定进入权健,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卧底过程。     王先生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甫一进入权健,就发现“大老师”们“偷梁换柱”,打擦边球。该公司一开始以保健品为噱头,拉人发展成下线,再以高额收入进行利诱。同时,权健内部互称亲爱的,妻子曾经对王先生表示,权健的“家文化”令她找到了归属感,“那里面的氛围太好了,甚至比家人更好”。     王先生介绍,权健的“晨会”每天在服务中心和工作室开,30-40分钟不等,会议上成员之间交流拉人技巧。几千人规模的大型会议则是每月在江苏、天津等地进行。“我妻子每个月去江苏三天,一次花费五六百,都是自费。权健不发底薪,没有五险一金。‘大老师’还要在这五六百中赚一部分钱,通过会议也可以赚钱。”     当记者询问培训课程是否会涉及推销产品时,王先生对记者表示,产品只是一个“敲门砖”,具体还是在讲解拉人。     卧底之后,王先生坚信权健是个“有着金字塔结构的传销组织”,并搜集了相关证据。为此,王先生与其他有过相似经历的受害者曾找过当地的反传销组织寻求帮助,但求助无果。     为“曲线救国”,王先生与家人联合劝说妻子怀上“二胎”,脱离权健。王先生表示,“拉”的过程中,他“掉了一层皮”。此外,由于王先生的妻子并未在参与权健的过程中赚到钱,长时间入不敷出亏损3万多元,并非像加入之前“大老师”们吹捧的那样“一年买上宝马”,妻子暗暗打了退堂鼓。     但是,妻子在怀孕后,仍然坚持用权健的部分保健品如麦芽精等,并对王先生有所怨言。王先生认为,妻子目前还没有意识到权健的“本质”,“她觉得自己努力不够才没有赚到钱。”     “它(权健)确实害得人家破人亡、头破血流,这不是危言耸听。如果别人没有受害,为什么会说权健不好?”王先生说。     来自安徽的武先生也有同样的感受。同样自称“权属”的武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为了将去年10月份在美容院做完火疗、加入权健的姐姐拉出权健,他于今年的三月份和四月份先后两次在权健公司卧底,并参加权健的月度“大会”。     “我姐姐在美容院做过火疗后,就加入权健了。加入后,手机彩铃就换成了权健的广告词。我一开始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直到做了火疗才明白。 权健就是喜欢在美容院等一些地方发展新人。”武先生表示,“会员费7500元,交1000多元往上升,我姐姐现在大概投入一两万了,投入至今都没有回本,还想着拉人。”     武先生对新京报记者介绍了自己的“卧底”经验,“第一天凌晨四五点就出门赶大巴,大家自费出去旅游,美其名曰是去‘考察这个事业能不能做’。在去的大巴上就开始洗脑了,新人可以不发言。回来的大巴上也洗脑,这时候新人就必须发言了。”     “坐到中午到达目的地,大家吃了盒饭,直接拉到权健公司的公园、博物馆去参观,参观也要门票。参观回来,就开始上课。两个小时一节,一开一下午。下午六七点钟要吃饭,吃完饭再回来开会。开到九十点钟,会后还有会后会,组成小组分享自己今天的学习心得,每个人都要发言。开到12点,再洗洗睡。之后的几天,也是早上四五点被叫醒去排队,期望能坐前面点。”武先生说。     会上的内容有两个课程,分别为“新人课”和“方法课”。方法课有一半内容与新人课重复,讲解他们的“市场”。每次在江苏等地开完每月一次的大会,权健方面都会表示,开完一次会就相当于挣20万。     值得一提的是,武先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权健在拉人时,保证一年能挣几百万。     目前,武先生的姐姐还在权健公司,还试图将武先生拉成下线,“她陷入了死循环,就算我有证据,她也不听。说不挣钱,她说我有健康就行了。她还亲自举例,说自己原来身体不好,在用了权健的保健品之后就好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王先生和武先生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权健方面对于新会员非常警惕,一般要有介绍人铺垫洗脑过程,体验了权健的“火疗”,才能加入。     王先生还表示,如果直接进入权健公司,权健会表示怀疑。“因为做的时间比较长的人、最上面的‘大老师’们肯定也知道做这个东西的性质,所以他们警惕性非常高。”     在这个逾1000人的QQ群中,大部分成员均自称权健“下线”的家属。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就他所知道的,这样的群还有三个。     在反权健的QQ群中,还有从业者因转账后被拉黑、索款无望而精神失常。一位自称在上海加入权健的王女士对新京报记者说,她被老乡以“免费火疗”的名义带进权健,并去江苏大丰进行了名义上的免费旅游,但其实旅游经费都是自费。     在大丰酒店内,权健对王女士进行了“洗脑”。在王女士相信后,权健强行收取了王女士2500元。从大丰回家后,王女士再次转账给老乡7万元。王女士表示,她是借钱转账给老乡。不过之后,王女士对权健的性质产生怀疑,提出要退费,但被老乡拉黑。为此,王女士一度精神失常,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后状况才有所好转。     王女士告诉记者,目前,她的相关情况已经被立案侦查,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结果。王女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是被权健骗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无家可归、精神失常过一段时间的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权健从业者家属自述卧底见闻:产品为噱头,拉人发展下线